市民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教育与医疗
http://www.31jc.com 2019-04-11 14:56:22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机床网】讯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要求,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同时,对于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

  这主要是为了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优化城镇化布局形态、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加快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农业人口转移到城市,最关键的是市民化的问题,即农业人口能不能和城市居民一样享受城市福利与基本公共服务,因此,《重点任务》同时也提出,要推进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

  我国对于进城务工者的随迁子女教育问题,基本采取“以流入地政府为主”和“以公办学校为主”等政策措施。2017年,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1406.6万人,比上年增加119万人,其中80%进入公办学校就读,另有7.5%享受政府购买民办学校学位服务,并全部纳入生均公用经费和“两免一补”补助范围。可以看出,有12.5%的随迁子女依然是否得到了妥善的义务教育,情况未明。因此,去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提高农村义务教育水平工作情况的报告时,有的委员对这部分随迁子女教育问题提出疑问。

  应该说,我国近年来推动地方政府积极解决进城务工者的随迁子女教育问题,在不断取得进展。在户籍制度仍是铁板一块的几十年前,农民工子女进城读书可谓是天方夜谭。而随着近年来户籍制度改革不断推进,城市在接纳农民工及其子女的方面不断做大增量的公共服务与公共品提供。对于进城务工人员来说,教育与医疗可能是比住房更为迫切的公共品,进城务工人员将子女留到乡下产生的亲子关系疏离感,近年来已经讨论颇多,越来越多的务工者选择将子女带进城市接受更好的教育,这从近年来随迁子女人数增长就可看出。基本的义务教育也是人口流动迁徙权的一部分。去年,教育部长陈宝生指出,要推动各地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明确居住证持有人在居住地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这也是促进教育公平的重要方面。

  有报告指出,去年我国特大城市农民工随迁子女的数量增长相对缓慢,农民工随迁子女的增量已开始向经济发展速度较快的中小城市集中。这就说明,中小城市的随迁子女义务教育挑战将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此次《重点任务》要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会进一步刺激人口流入。对于城市而言,一般的做法是义务教育根据地段入学,另外有少部分择校生和统筹生,一般非城市户口子女符合条件的可以作为统筹生入学。但对于特大城市、大城市以及热门城市(流入人口较多)的公立学校,一般都是学位供不应求。

  就义务教育的前端小学教育而言,公立学校的设立一般是以城市较早前的版图为基础,因此接纳能力确实有限,接下来最有效的方法是增加民办小学数量。资本投资办学是带有逐利性质的,应该允许他们兴办一些高端的民办学校来满足有支付能力和需求的家庭。流入地政府需要解决的是提供基本的义务教育服务,即兜底式的基本学位,这就需要政府加大投入,采购民间学校的教育服务。

  政府不仅应该在办学的政策优惠方面给予民间学校支持,同时也可以考虑财政直接补贴到有需要的随迁子女,补贴到人。

  农民工随迁子女教育问题,不仅仅是入学问题,还有在流入地中考与高考的问题,这也是教育部近年来在不断推进的重要工作。不过,近年来缺乏推动力,重要原因正是前端的入学问题没有真正得到解决,因此后面的考试问题也卡得比较严。如果前端的入学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那么在流入地考试升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此次《重点任务》着眼于城乡融合发展。融合发展就是要解决好进城务工者的市民化问题,这才是真正的人的城镇化。并且,以融合发展为目的的市民化,是一个多维度的工作,教育与医疗首当其冲,医保城乡统筹、异地统筹等也应该尽快推进,以确保农民工进城务工有足够的保障感与安全感。融合发展同时涉及到发展改革部门、教育部门、公安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等,这些职能部门应该加强统筹性。

  改革应该按照难易程度,首先从小城镇、中小城市做起,统一的做法是摸排当地学位情况,计算学位缺口,然后进行投入;而特大城市与大城市,暂时可以因地制宜地制定当地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

文章关键字: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9:00-17:00

客服
热线

024-83959318
网站服务热线